无山无水自无情

不过重来

虫铁官方不完全整理

啊啊啊啊啊啊简直是天使 (ಥ﹏ಥ)

2排13号:

(´°̥̥̥̥̥̥̥̥ω°̥̥̥̥̥̥̥̥`)


木言不言:



1.先从预告开始吧(都放了超链接,直接点就行)




首支预告




第二只预告




第三支预告




预告里有很多梗,包括一直在被用的“我不是抱你,只是给你开个门”(这其实是RDJ和荷兰弟的即兴发挥,导演觉得很有趣,就留着了)。还有之后的“我想变得像你一样”“我想你变得更好”。




2.然后是各类视频访谈




a.NBA总决赛特别篇加长版中字合集




可怜的小虫被偶像约看NBA总决赛随后被放鸽子还被偶像助理到处支使的故事。




b.鸡毛秀采访中字完整版




弟弟和萝卜一起上鸡毛秀,萝卜一脸慈父状,两人互动也超萌的。更正下前面有一个弟弟拍萝卜的腿那里说的是“老板”(boss)不是“老爹”(pops)。




c.幕后《史上最强导师钢铁侠》




这里面能看出来铁罐儿对小蜘蛛真的超上心了,一直给他指导。而且设计的蜘蛛战衣上有降落伞、减震、无人小飞机啥的。“我把所有东西都放上去了”,铁罐儿说。




d.给奥迪拍摄的一支广告




小蜘蛛借了铁罐儿的奥迪车去考驾照,认识土豪朋友了不起厚!




e.荷兰弟雅虎访谈




弟弟在这个访谈上说“我觉得他(RDJ)是站在行业顶峰的人”,“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成功,我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




f.IMDB采访(生肉)




IMDB采访,问弟弟最喜欢用的电影台词。弟弟说是萝卜《热带惊雷》里的“I'm a trained actor, motherfucker.”(我是个训练有素的演员,****)。他特别喜欢说这句话,有次还当着萝卜面说出来了,结果萝卜笑死了。




g.还有一个幕后采访,我不太记得是哪个了。宣传期采访有一万个,吐血。是说拍蜘蛛侠的时候弟弟本来以为制作方要费一番力气才能请到RDJ,结果一打电话萝卜就同意了。弟弟还说萝卜特别守时,特别亲切(在一万个采访里都这么说过)。




3.然后是文字访谈




文字访谈我看得很少,就记得这一个了...欢迎补充




弟弟在采访的时候说到和RDJ合作很愉快,他们经常会讨论怎么拍摄某个场景。RDJ还教弟弟功夫(应该是咏春)了,结果有次打到弟弟胳膊还打重了。记者还问如果能从片场拿一样东西你会拿什么,弟弟说要开走萝卜的奥迪(于是拍了奥迪的广告借Tony的奥迪去考试吗)。原文戳这里




4.其他




大嘴巴剧透侠弟弟今天确认《钢铁侠2》里被铁罐儿救下的小朋友就是还没成为蜘蛛侠的Peter Parker,虽然这个有点...强行追梗,但还是很感动~具体新闻和截图




-------------------------------------------------




我记得的宣传期虫铁就这么多...肯定不全,欢迎大家补充,之后还有采访首映什么的如果有互动我再补上来。海报和宣传硬照、幕后合照什么的我都没放(因为还没整理...),刷刷微博什么的都能看到的(喂...)


——Nice work,kid.

从钢2到队3,
再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场景。
那个小家伙终于不再只能看着你的背影。
而且可以帮到你,终于可以站在你的身边。

——我希望你做的更好。

我一定会做的更好,一定要能和Mr. Stark并肩。
总有一天,换我来保护你。

【官方这一大口糖啊!!!快让我噎死!!】

官方爸爸的一口糖来的猝不及防。
我要上天!
让我上天!

儿时的一眼万年,我要努力让自己能和你比肩。
我的,Mr.Stark。

我只想舔脸,
只想沉迷几只。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关于胸口的反应堆为什么又出现了的事!!🙃

想到3里铁罐的手臂就已经总会麻了……

嗯如果是因为某些原因……

我,一,点,也,不,想,面,对。🙃

我的一颗心啊!!!!!!!炸了!!!

噼里啪啦:

嗲精
撒娇精!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阿栋:

他妈的我要上天了!!!

上天!!!二话不说就上天!!!!

💃🏻💃🏻💃🏻💃🏻

怪怪酱:

庄糊涂你听到了吗?!!!

喊你大哥,你敢不敢应一声!!!

这只胡猫太能挠人了

明知只要他肯回去,他哥什么都会答应😂😂😂


我天爷………

糖都是成双的………

幸福到晕厥😂😂😂😂

老胡今天下午就要先走了😭😭😭

你们就允许他再放飞一次吧嘤嘤嘤

2014年RDJ在facebook上对母亲的致敬

He is the best.
He deserves the best.

妖娆的猪肘子:

我更喜欢这样的他,卸去明星光环以后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儿子,丈夫和父亲。


他是最好的。


LoveFool:



一直都知道RDJ的父亲是美国非常著名的地下电影导演,但并没有听说过他母亲。RDJ的母亲Elsie Ann Downey年轻时是一名女演员,于2014年9月22日去世。今天看到RDJ当时在FB上发的一段文字,随手翻译了出来。
















《法官老爹》的宣传活动于本周开启,我想冒着过度分享的风险说一件事......




我妈妈在本周早些时候去世了......我想说说她的人生,而标准的“讣告”并不足以表达......




Elsie Ann Ford于1934年出生在匹兹堡郊外,其亲是一名工程师,曾为修建巴拿马运河出力,其母在英国亨廷登经营珠宝店,一家人最终搬到那里落脚......。她是真正的“美国革命的女儿”。




50年代中期,她从大学辍学,带着成为喜剧演员的梦想去到纽约。62年,她遇到了我爸爸(他在一场洋基vs金莺的比赛中向她求婚)。他们结了婚,63年,姐姐Allyson出生,65年,我出生了......




那个时候,另一场“革命”正在发生,那是地下电影的发展,她成了我父亲的缪斯女神,他们两个全身心投入其中......




《暴躁之肘》(讲述一个男人娶了自己的母亲并靠政府救济过日子),《墨西哥人的宫殿》(讲述一个女人遭受上帝无情地迫害却不发一言),还有《时时刻刻》(她在里面扮演17个角色)都是当时杰出的作品。




到了70年代,“药物文化”对很多文艺工作者产生了负面影响。她开始酗酒......




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她继续工作,但并没有持续多久。《Mary Hartman, Mary Hartman》是她最后一次做演员.....但她并不在意,她甚至愿意免费出演。




后来我和她还有她的男朋友Jonas(他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住在曼哈顿的两居室公寓里......我记得被用来做炉子的本生灯,蟑螂,破碎的梦......




到了1990年,她受够了,开始接受治疗,戒掉了酒瘾。接踵而至的是几十年的心脏病,搭桥手术,等等......




在我努力想要达到她没能够获得的成功时,我自己的药瘾酒瘾多次阻止了我。




在2004年的夏天,我的状态非常不好。她发现了我的问题,我向她坦白了一切。我不记得她当时说了什么,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喝醉过,再也没有滥用药物。




后来,经济条件允许了,我们把她接到洛杉矶来。她很疼爱我的大儿子Indio,和Exton相处的特别愉快。她有了Ipad,照片,视频,等等......




医生们说她“令医学难以置信”,他们已经没什么能帮她的办法,惊讶于她依然能起床行走。




我脑海中有很多这些年的美好回忆......假日,孩子们,她拄着拐杖在屋里转悠。我知道那很难,也理解她待的时间逐渐变短。




三月份,她又一次心脏病发,用上了呼吸机维持生命。




她的愿望是,如果没有恢复自主呼吸的可能,就让生命结束吧。但一段时间内,这个可能依旧存在。




6月的时候,我从《复仇者联盟》续集的片场回来,直接去看她。




令我惊讶的是,她完全清醒,还能和我互动,做鬼脸。




我们没法谈话,因为她的气管插着管。我想着她会不会再一次跨过难关。




回答我的是一系列的病情发作,我们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




9月22日晚上11点,她去世了,留下了相伴37年的非常有爱心及耐心的伴侣,Jonas Kerr。




作为演员,她是我的榜样,作为一个戒掉酒瘾的女人,她也是我的榜样。




她也有些孤僻,自我反对,像一个秉承苏格兰-德国式克己主义的宾夕法尼亚乡下人,大胆,固执,乐于记仇。




我的抱负,坚持,忠诚,“小情绪”,伟大,偶尔的消极进攻,以及我的信仰......




全部源自于她......没有其他获取方式。




如果你的母亲还在,如果她不完美,请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无论怎样你都爱她......








Elsie Ann Downey. 1934-2014












还没有看过《法官老爹》的人快看吧,非常好的一部电影。记得当时预告片就吸引了我,电影出来马上就看了,泪流满面......。讨论父子关系、父女关系、母子关系的电影都是我的soft spot。演技就不用说了,RDJ的表演总是有着极强的感染力。




最早看的RDJ的电影并不是钢铁侠,而是那部让他得到奥斯卡提名的《卓别林》,是1992年的电影,当时电影频道放过配音版,我那时很小,但知道卓别林是演喜剧的,是很幽默的人,是这部传记电影让我看到这个伟大的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经历,就是有了那种“把全世界都逗笑的小丑是最悲伤的人”的感觉。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那是RDJ扮演卓别林,他简直就是卓别林,一举一动。具体情节只记得一些,当时感觉这个人物非常有才华也非常令人心疼。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年轻的RDJ,简直五体投地。










【He is Iron Man,but he is mild.】

——Tony Stark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柔软的心啊。

——有小虫在Stark先生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别理他抱住他就对了。

——把加热器和各种东西都加在身上简直不能再暖。

【我爱铁罐儿!!! 】

PS:一直没截下来的飞吻——其实我觉得还是截的乱七八糟——我想除了动图别的也没啥用——然后果子存不了动图啊呵呵呵呵呵

——被超爱的偶像放鸽子怎么办?

——好委屈好气哦可是我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只能选择原谅他呀!!

【更何况他还对着镜头冲我飞吻……Oh god ……】

Happy birthday.

Depp.

My Captain,my Jack.

【林秦】鬼事之四——前生(1)

#新案件走起~大概从这个故事开始,三人组就要开始靠自己喽#

#一如既往,私设属于我,OOC属于我,一切美好都属于他们#

 

 

 

 

 

(楔子)

我们曾那样的相爱。

蓝天碧海,青山密林,花香鸟语,灯火霓虹···都是我们纠缠的证据,都有我们残留的影子。

可老天啊,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我们只是世间的芸芸众生中最平凡不过的两个人普通人。

我们不曾害过生命,不曾亵渎神灵,我们只想在这充满硝烟的乱世里,安静的走完这不知几世缘分才得来的,共同的余生。

可为何无法成全?

又为何不能成全。

我牵住的再不是他的陪伴,我回首早看不清他的笑脸。

我想这前路迢迢,磕磕绊绊,我们终究无法奢求。

世俗纷乱而残忍,红尘动荡且狰狞。

爱已不能包容万物,恨才疯狂肆虐的滋生。

世间以痛将曾经虔诚信徒的希冀撕碎,灵魂被打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力竭声嘶只剩燃烧的恶语,吞噬掉残存的侥幸和不忍。

那浩浩清明苍天白日下嚣张苟活的丑恶肮脏啊,我为何不要你们付出代价,用血液荡涤你们的灵魂?

你们不曾给过可怜的我们一点残存的余地,生的希望就即将堙没成死寂的废墟。

世人欺我、害我、绝我。

便该报我、偿我、跪我。

我愿彻底沦落为鄙陋的恶魔,用你们的痛苦和廉价的悔过,浇上热血换回他的影子,他的笑脸。

无论几百几千年,几千几万年,终会有一个机会,可以让我回头再看一眼,发现——

或许,我们从未曾分离。

 

(一)

再大的不安和暗流都要隐藏在安逸之下。

尽管上一个案子之后,莫先生的话在林涛和秦明心里都埋下了一颗隐患的种子,但暂时的风平浪静总会让人先放松和平静下来。

龙番市最近并没有太过严峻的大案发生,大抵都是一些小型抢劫和故意伤人的案子,相对来讲实在太好处理。警局日常的进行每日的工作,刑警队和法医科也一如往常的正常工作,伴随着时不时的插科打诨,并无时无刻都要被某队长和某科长以各种程度各种形式秀恩爱。

不过大家早就都习以为常了。

这天一队刚刚逮了一个在警局前打架斗殴的毛头小子,林涛刚从审讯室教训完头发染成个鸡毛掸子一样脸上挂着彩的少年,就从自己的桌子上拿了两个刚洗过的又红又大的苹果直奔法医科而去。

“嘿!Darling~”他跳进门贱兮兮的挑着眉毛,叫了一声。

李大宝抬眼白了他一下,哼哼道,“怎么着,训个小孩儿训激动了?”

“啧,”林涛撇了撇嘴,“我这不是打个招呼吗。”

他说着,径直走到认认真真写东西现在都没有抬头看过他的秦明面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趴着凑过去,黏糊糊的道,“宝宝,你在写什么呀?”

“没什么,”秦明拍了拍手边的书,没有抬头,“摘录。”

“哦···”林涛嘟了嘟嘴,一只手啪的拍到了秦明的本子上,逼着他不得不停下笔抬头看自己。他委屈巴巴的看着面前有些无奈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人,哼唧道,“别写了,宝宝~都不看看我。”

“这不是在看你?”秦明放下了笔,将一旁的书夹好书签合上,拉起林涛还压在本子上的手,将本子扣好放回了原位,索性就真的只是看起林涛来。

林涛眯眼睛笑了起来,将兜里的苹果拿出一个塞进了秦明的手里,自己拿着另一个咔嚓咬了一口。

“唔···宝宝真好~”他坐直身子朝秦明噤了噤鼻子,后者哭笑不得的叹了一声,垂下眼拿着苹果吃了起来。

李大宝隔着自己桌子上的一摞书看着他们,后槽牙咔噔咔噔响。

“我说你们两能不能,能不能注意点儿影响?!”她侧过身来叫唤,“这是在警局,警局!我要跟谭局打小报告啦!”

“天地良心宝哥!”林涛无辜的摊了摊手,“我就是来送个苹果!”

“或许她只是该找个男朋友了。”秦明眼角微微一挑,淡淡的说道。

李大宝重重的喘息一声,咬牙道,“秦明,你变了,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秦科长了。”

“那只能说明,”秦明又咬了一口苹果,细嚼慢咽的吃了下去,才接着道,“你之前的观察力度不够。”

啊啊啊啊啊!李大宝抓狂的凌虐着自己的头发,狠狠的跺了跺脚。

被这种夫夫连环模式开怼真的很要命好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谭局我申请去刑警队你把林涛调来法医科吧!

正当李大宝沉浸在无穷的怨念里看着林秦继续若无其事的虐狗的时候,突然听见楼下传来一阵骚动,心里正好奇,想着要不要出去看看,就听见走廊外传来一阵明晰的鞋跟声,然后一抹靓影就出现在了法医科的门口。

那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个子高挑,皮肤白皙,大眼睛灵动有神,此时脸上正挂着甜美的笑容,声音清脆悦耳的叫了声,“哥~”

那边的林涛和秦明一齐怔了一阵,而后朝门口望过去。

“小柔?”林涛有些吃惊,又侧了下头看了秦明一眼,接着道,“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们了来看看,不行呀~”林忆柔俏皮的眨了下眼活泼的走了进来站到了林涛身边,看着秦明甜甜的叫了一声,“秦明哥~”

“小柔。”他声音虽然仍是平平淡淡,但却多少多了几分温和。

“我去···”那边的李大宝推了下眼镜看着林忆柔发出了一声感叹,她起身走了过来,支在林涛另一边的桌子上,目光还落在这个漂亮的姑娘身上,“涛涛,这是你妹妹?”

“是啊,”林涛抽了下鼻子,得意的朝着李大宝勾出一个欠揍的笑容,“怎么样,漂亮吧?我们家基因是不是不错啊~”

李大宝冷笑一声,无情的怼他一句,“你们家基因可能就砸你身上了。”

林涛这边瞬间炸了庙,却听见身边自家亲妹妹很不地道了笑出了声。

“你看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李大宝得意的挑了挑眉,朝着林忆柔伸出一只手,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嗨,你好,我是李大宝。”

“我知道,宝哥嘛~他们俩提过的。”林忆柔伸出手握了上去,“我叫林忆柔。”

“啧,还算这俩人有点良心。”李大宝嫌弃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而后又朝林忆柔笑了笑,收回了手,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看着秦明道,“老秦,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什么?”秦明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林涛啊~”她忍着笑按了按林涛的肩膀,装作一本正经。

“李、大、宝!”

秦明眉毛一挑,看着对面恶狠狠看着李大宝的林涛,耸了下肩膀,“我觉得还不错。”

“···”

“哇!就知道我宝宝最好了!”林涛嗷的叫了一声,看样子就要直接扑过去,被秦明赶紧按住。

李大宝绝望了看了林忆柔一眼,抬手扶了下额。

秦明你就不能和我一起怼一回林涛吗!果然恋爱中的人都不要朋友的呀!

她愤愤的咬牙在心里碎碎念,妈的死gay。

说笑了小一阵过后,林涛才侧了头看着林忆柔,问道,“行了丫头,你说吧,跑来干嘛了?”

林忆柔嘟了嘟嘴,将单肩背着的小包拿到面前,一边低头拿东西一边道,“我不是去上海了吗,和朋友shopping的时候看见一对戒指,觉得和你俩超搭所以就买下来喽,本来是想等你们周末回家吃饭的时候再给你俩的,可昨天晚上收拾行李箱看见了,就实在忍不住···咦,我装哪儿去了···啊!在这里!”

林忆柔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墨蓝色绒面盒子递到了林涛面前,“给。”

后者看了秦明一眼,有些惊愕的接过来,一边小心开着盒子一边不确定道,“什么时候这么有心了···哇哦···”

盒内恰到好处的灯光直接打在那两枚安安静静躺在里面的戒指上,林涛眼睛一亮,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美的惊叹。

林涛愣了不过一秒,便将盒子反过来正对着秦明递过去,后者目光落过去,神色也不由自主的明亮起来。

那是一对并没有什么装饰的银色指环,干净简洁,却简洁的美好恰当,它的戒面抛光近乎完美,又带着优雅的厚度和宽窄,带着沉稳却不失外放的年轻气质。

这是对太容易讨男性甚至是每一个人喜欢的戒指,哪怕是向来挑剔的秦明也说不出什么不好的地方。

李大宝绕过去瞅了两眼,由衷的夸赞道,“好漂亮!这眼光,棒呆了。”

林忆柔满意的笑了笑,眼神转在两个人之间,一拍手松了口气道,“你们满意就好啦~虽然工作期间你们不允许戴戒指···但是总会有假期的嘛!”

“谢啦,丫头~”林涛歪了歪头,嘴角上挑起一个十分温暖的弧度,他伸手出前面的一枚戒指,拽过秦明的手来,温声道,“试试?”

秦明抿了抿嘴,默认的看着林涛,后者小心的将戒指慢慢套进了中指,眼神温柔的都要能滴出水来,修长的手指和银色的指环异常的契合,大小更是再合适不过。

秦明凝视了戒指一阵,而后看向林忆柔,道,“谢谢。”

“嗨,不谢不谢,你们喜欢就好啦!”林忆柔摆了摆手,笑的正好露出整齐洁白的八颗牙,明亮温暖,神色间同林涛如出一辙。

这一对兄妹啊,秦明心里软的不像话的感叹一声,而后竟拿出了另一枚戒指,扯过林涛的手给他戴上。

大小自然是意料之中的合适,林涛一阵傻笑的盯着秦明,果不其然的看着眼前的人耳朵根子后面一点点红了起来。

李大宝站在身边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注视着这样的一幕,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恶心的吐出来。

秦明变红的耳后皮肤恰好落尽她的视线里,李大宝感觉即便是她早已吃遍了皇家狗粮一双眼睛经历了重重磨难,她也依然要瞎。

而另一侧的林忆柔若无其事的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依然保持着十分美好温馨的笑容,她瞧了一眼脸色十分精彩的李大宝,心里突然觉得,当年被林涛成天到晚拉着研究秦明、听着他夸秦明好到天怒人怨、还要尽心尽力的为他怎么把人追到手抱回家出谋划策任劳任怨、甚至还帮他搞定了爹妈、却到现在仍然单身的自己,那备受折磨的心灵终于得到了慰藉。

千年媳妇熬成婆啊,林忆柔心里感叹,总算不只是我一个人眼瞎了。

 

(二)

因为突然来了林忆柔,加上现在又没什么要紧的工作,几人就自然而然的聊了起来,秦明多数时间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回应两句,十分舒适又美妙的氛围。

活跃的空气在李大宝带林忆柔去了洗手间的时候稍稍安静了下来,办公室里只剩了林涛和秦明。林涛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他起身绕到秦明身后,自上而下从背后环住他,头抵在肩颈间同他耳鬓厮磨了起来。

正当林涛打算坏心眼的进一步撩拨秦明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口哨声。

“我说二位,注意影响哈~”

陶小五熟悉的声音顽劣调笑的传了过来,这样两个人确确实实惊了一下。

林涛放开秦明,同他一起向门口看过去,果然看见陶小五脖子上挂这个耳曼背着个双肩包笑嘻嘻的倚在门框上,而最让二人惊愕的是,莫先生竟然跟着他。

那卓尔不群的人物不再穿着一身唐装,却仍是一身的白,修身的白风衣和白裤白鞋,长发束在脑后,从上至下找不出任何的缺陷,还是一样的淡然和一尘不染。

“你们···”林涛顿了一下,抬手抓了下头发,“你们怎么来这儿了?”

陶小五笑的更厉害,他欢脱的走进来,靠在秦明面前的桌边上一座,挑眉道,“是他找你们有事,托我过来跑腿儿,可我突然不想一个人出门,就把他硬拽出来喽~”

秦明和林涛对视一眼,一同看着刚刚走进来的莫先生,前者问道,“什么事?”

莫先生的脸上似乎始终挂着一丝无奈,他实在对在外面逛来逛去没什么兴趣,可架不住陶小五的生拉硬拽,此时的他有些无力的捏了捏鼻梁,慢悠悠的回应着秦明,“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之前···”

他话还未说完,门口一阵明快的笑声却打断了他。

原来是李大宝和林忆柔正好回来,大宝先一步进门,看见莫先生和陶小五两个人,意料之内的被吓了一大跳。

“我的天!”她快了两步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你们怎么跑警局来了?”

陶小五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指了指莫先生,这回简明扼要,“他有事,被我拽来了。”

“莫先生?”李大宝怀疑的瞧了他一眼才看向莫先生,却发现后者的眼光竟死死的盯在走进来的林忆柔身上,半分不曾移动,身体瞬间僵住,那一向淡然清冷的脸和无波无澜的眼眸,竟是难以抑制的抽动起来。

这样的变化之于莫先生太过异常,林涛和秦明都察觉不对,又叫了一声,可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另一边的陶小五皱了皱眉,绕过李大宝走到莫先生身边拍了拍他,“老白,怎么了?”

莫先生称得上有些僵硬的脖颈,眼神却还留在林忆柔的身上。

陶小五眉头又紧了些,刚刚被李大宝挡住,现在他才顺着莫先生的目光看过去,却在看见林忆柔那张脸的一刹那,神色瞬间转变成了惊诧,甚至带着些难以置信。

林忆柔似乎也被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凝视搞得有些不自在,她轻咳一声走到了两个人面前,脸上依旧是好看的笑容,她抬眼直视目光一直未离开她的莫先生,有些好笑的问了句,“嗨帅哥,我是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林忆柔的突然发声将莫先生强行唤回了神,他目所能见的微微一颤,眼睛下意识一眨,竟是有些慌张的摇了下头,“没···没有,没有。”

他俊美秀雅的脸难得浮上了一些羞赧和慌乱,看过去异常的撩拨心绪,林忆柔被他这副模样弄得一阵轻笑,她手指轻轻撩动了一下鼻子,佯嗔道,“那你一直盯着我,我以为我脸上开花了呢~”

“不···不是,对不起···”莫先生突然像是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一般,他眼神依旧慌乱,下意识的扫着周围像是求救一般,最终落在了陶小五身上,才稍稍缓和了一点。

林忆柔笑着抿了抿嘴,看着林涛和秦明,“这位可爱的帅哥是你们的新朋友吗?”

这两人也同样对莫先生的反应极其莫名其妙,听见林忆柔这么问,林涛先是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额···是。”

林忆柔眼睛一眯,“啧啧啧,不讲究。这么好看的大帅哥,你们竟然都不介绍给我认识?”

林秦两人都有些尴尬,一旁的李大宝一咬嘴巴,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林忆柔也只是随口一说,便又将目光转回了莫先生,好奇道,“难道我们之前见过吗?你怎么一副看见我就害怕的样子?”

“不是的,我···没害怕···”莫先生赶紧出声解释,声音依旧有些不稳,“只是你···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哦?这么巧?”林忆柔眼角一挑,打趣道,“看样子一定也是个女孩子吧?”

莫先生抿了下嘴一时没有说话,而后他勉强笑了笑,看着林忆柔,“你···叫什么名字?”

“林忆柔,”她伸出一只手来,“你呢?”

莫先生瞳孔一缩,睫毛有些颤动的盯着那只手,片刻后还是将自己的手附了上去,快速的握了一下又送开,呼吸有些错拍,“我···姓莫,莫白。”

林忆柔慢慢的点了下头,笑道,“好听,反正···比我哥的好听多了~”

“嘿你个丫头片子···”林涛在后面莫名其妙的躺枪,挑事的丫头还在前面冲他吐舌头,他咧了下嘴,一口气顶上来狠狠呛了他一下。

莫先生转过头看向林涛,眼睛一眨,道,“你的···亲妹妹?”

林涛摸了下下巴上的胡茬儿,点了下头,“是,淘的跟个小子似的。”

林忆柔听了他的评价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嫌弃的朝他撇嘴。

莫先生似乎是有些茫然的点了下头,身边一直盯着他的陶小五目光忧虑,他伸手用力的捏了下莫先生的肩膀,低声道,“老白,干什么呢。”

莫先生神色一晃回了过来,又看向林忆柔,嘴巴开开合合好一阵,才壮着胆子一般的结结巴巴开口,“我···能冒昧的问一句,林小姐你···身上有没有···一朵梅花?”

真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莫先生这一句话问出来简直可以惊艳全场,李大宝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突然觉得难道是自己之前的打开方式不对。

不光是李大宝,林涛在听见这句话之后的脸也登时变了颜色,秦明也莫名的看着他,陶小五更是要命的捏着他的肩膀。

倒是只有林忆柔自己只在最开始愕然了一下,却不是因为太过直白的问题,而是他说的梅花。

女孩儿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目光向侧后滑道自己的肩背处,她沉默了一阵,掏出手机翻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递到了莫先生面前,“你说的是这个?”

莫先生望过去,但见照片上,夕阳柔美神秘,林忆柔伸直一直手臂比着“Yeah”手势的窈窕又不失活力的背影,女孩子穿着美背的吊带,形状美好的蝴蝶骨凸显出来,一朵栩栩如生的红梅恰巧开在她右侧蝴蝶骨中偏上的一边,好似开得正盛的时候落在了她的背上。

林涛和秦明也看见了那张照片,他们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照片的由来。

不过是一次假日,林忆柔跟着他们外出游玩,在绚烂的晚霞里,秦明和林涛帮她拍下了这意境优美的一幕。

那一直是林忆柔最喜欢的一张图片,夕阳的柔和美丽与少女的活力娇艳融合的恰到好处,那背上天生的红梅,更添了一丝独特的味道。

莫先生在看见照片的那一刻耳畔就轰然一阵鸣响,他甚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若不是陶小五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下,竟感觉他随时可以倒下。

他眼前有一瞬间的发黑,却很快的清明了过来,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过度失态,他紧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才慢慢的睁开,表面平淡的看着林忆柔,“是胎记?”

林忆柔收回手机,点了点头,“是啊,生出来就有了,长大以后我特意照过它,觉得简直是好看极了。天赐的纹身,可比后天手工的美多了~”

天赐。

莫先生被这两个字弄得神色不明的笑了笑,而后赶快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眶,转身歉然的看着身后疑惑的三个人。

“抱歉···”他神色歉然里夹带着纷乱和焦躁,声音却尽力维持着平稳清淡,“我···突然有点事,先走了。”

他话音刚落,还未等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反应,甚至未曾管陶小五,就先一步快速走出了大门。

“哎老白!”陶小五叫了他一声,眉心依然皱着,神色间的担忧明显的可以溢出来。

不得不说莫先生的理由实在太过蹩脚,可人已经走了,纵使有太多想问的话也一样问不出来,林忆柔也被刚刚的交流弄得有些云里雾里,她正要上前询问,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她走到门口低声的同电话那边讲了几句,便挂断了走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朋友给我打电话约我,我就先走啦~”

“这就走?我以为你怎么着也要坑我们一顿饭。”林涛笑道。

“嘿嘿,放心,饶不了你们,”林忆柔调皮的眨了下右眼,拎起包挎在肩上,走到门口的时候喊了句,“周末早点回家~”便从视线之内消失了。

林涛无奈的笑了一声,他这个妹妹一向有着和她外表不符的风风火火,这么多年了从未试图改过。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林涛他们三个和陶小五,再没有什么不方便开口的。事关林忆柔,最急自然不过是身为兄长的林涛,他呼出一口气,问陶小五,“莫先生刚刚是怎么了?”

小五此时也有些心不在焉,林涛的问题让他勉强收回心神,他扫了几人一眼,犹豫着道,“他···”出口刚刚一字,却突然止住,手一摆道,“没什么,什么也没有。”

同样是难得出现的烦乱神色,秦明却察觉出陶小五的烦躁是大抵是因为莫先生而起,他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陶小五打断。

“不行,我得去找老白,”他说着,转身便要走,行至门口的时候李大宝叫住了他。

“哎,等会儿,你不是说他找我们有事?”

“不是什么大事,等回来再说吧。”陶小五急促的说话,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几人再想叫,却是叫不回来了。

三个人同样是满头雾水的互相看了看,李大宝先开口,犹豫着设想着,“你们说···会不会是你妹妹上辈子,和莫先生见过?”

林涛无语的看着李大宝,“你脑洞还敢不敢开的再大一点?”

“这怎么能是脑洞?谁也不知道自己这一世轮回之前是什么啊!你不要告诉我你不信,苏婉可还在服刑呢。”

“他不是不信,”秦明回答她,“陶小五说过,莫先生极少出世,一百年之前,他几乎都呆在昆仑山上。”

“也有可能是这一百年里的啊。”李大宝不死心道。

“宝哥,你是小龙虾吃多了吗?”林涛嫌弃的怼她一句,“很明显,小五在看见丫头的一瞬间也同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只不过他并没有莫先生那么强烈的情绪起伏,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你说的,是前世,那么丫头的前世,应该是他们两个都认识的人。”

林涛的话突然点的大宝脑中一闪,她微微瞪大了眼,接道,“可是小五两千年前就被封印镇压在了不知道什么洞了,而最近才刚刚出来。”

“所以,”秦明平淡的继续讲着,“小柔就不可能是这一百年里的人。而要让一个待在昆仑山内的神兽白泽,和还未被镇压的饕餮同时认识,很大一部分可能···不是人。”

“不是人?”李大宝一抽鼻子,莫名的笑了一声,“那就不可能了,神仙又不入轮回,现在这个年代,总不能有什么什么星君下凡渡劫吧?”

林涛一拍脑袋,“啊···我亲爱的宝哥,你还是少看点儿小说吧···”

也就在这三人正迷茫于适才的状况之中,一点点试图猜想着的时候,小黑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他敲响了法医科的门,神色严肃的说,“林队秦科,有案子了。”

 

 

 

题外话:

今儿朋友跟我说,想看莫先生和小五的支线故事,我想了想,跑来问问你们,还有没有小天使想看他们?如果还有想看不嫌弃我文笔垃圾的话···我就开一个支线的番外交代一下他们的曾经。【捂嘴猥琐的看你们】